中国福利彩票快乐12开奖结果

安居

 讀新聞 2019-12-31 15:14 來源:昭通新聞網


          作家彭程在《家住百萬莊》中寫道:“房屋本質上是一種生活的容器”。由此可以想象,沒有容器的生活,定是散沙一盤,而破敗不堪的容器,也不可能盛下美好的生活。雖然精致的容器容下的未必就是幸福生活的全部,但擁有一個穩定、安全、舒適,甚至有品質的棲身之地,是對生命最起碼的敬重,也是美好幸福生活所必須的堅實基礎。
茅       屋
          1980年夏天的一個夜晚,滇東北一座大山上,連續幾天未停的陰雨浸透著大地。
          一間破舊的茅屋里,母親挺著大肚子,吃力地將木桶、木盆里如醬油一樣渾褐的雨水搬到屋外去倒掉,又將盆桶放回原位,接住從屋頂上如麻繩一樣直垂下來的雨水。當天夜里,在嘩啦啦的雨水聲中,母親冒著生命危險,在這間茅屋里將我帶到這個世界上。這是我有生以來的第一處住宅,是爺爺于六十年代修建的,當時一共修了4間茅草房。爺爺離世時,父親他們兄妹四人中,父親最大,九歲,而最小的才出生40天。奶奶帶著父親他們兄弟4人,在那個極其艱苦的年代,能夠活下來并且長大就是一個奇跡,所以根本沒有能力再維修房子。父母結婚后分家分得的這一間,大約有20來個平方米,經過多年的風吹雨打,房屋早已破爛不堪,屋外大雨、屋內小雨是家常便飯,“白天風掃地,夜晚天點燈”就是對我家茅草屋的真實寫照。彼時父親還在部隊服役,一年回來不了幾天,家里沒有男勞動力,修補房屋就成了重大難題,母親也就只能帶著我在這個破屋里相依為命。
          母親一邊要忙著哺育幼小的我,一邊要在合作社掙工分換取口糧,為了能夠拿到高一點的工分、多吃兩頓飽飯,很多時候,母親就用一塊氈子把我裹緊,放在床上,自己就出門了。躺在床上,是睡覺,是哭鬧,是嬉笑,是發呆,任憑我自己喜好。大概是出生在茅草房的原因,與草結下了不解之緣,我的命也跟路邊的野草一樣賤,縱然被牛羊啃過、蟲咬過,依然能頑強地生長。幼小的我多少次高燒、感冒、拉肚子,這些在醫療發達的今天仍然可能要了小命的病,我都只需喝上小半碗村里赤腳醫生用幾個木疙瘩磨的“藥水”,就安然無恙。更慶幸的是,多少次我一個人在家躺著的時候,沒有被餓狼野狗、狂風暴雨和地震災害瞄上。因此,茅屋雖破,卻成了庇護我幼小生命的搖籃。
牛毛氈房
          大約到我3歲的時候,父親退伍回家了。隨著二弟和三弟的相繼出生、人口的增多,茅屋顯得更加逼窄、擁擠,幾乎連過道都只能是單行道了。于是父母決定,重新選址,新建房。家貧如洗,建房好比登天,這是個系統浩大的工程,好在鄰里鄉親都淳樸善良、樂于助人,哪家遇到什么困難,都會盡力地幫忙。在鄉親們的鼎力相助下,終于蓋起了兩間土坯房,一間屋頂蓋的玉米桿,另一間蓋的牛毛氈。比起茅草,牛毛氈輕巧、翻蓋簡便、防水性好,但薄脆,經不起風吹日曬,破了無法修補,只能換新的。烈日暴曬下,不僅屋內燥熱,牛毛氈還會散發出濃烈的臭味,雖然我至今不知道它是否有毒,但對身體肯定有害無益。下大雨時,響聲特別大,噼里啪啦地叫人心驚膽顫。
          我8歲那年,夏天一個夜里,突然雷聲大作,暴雨傾盆,狂風仿佛夜空中伸出的一只巨大黑手,一下子就將整個牛毛氈屋頂掀翻了,狠狠地砸在豬圈頂上,簡陋的豬圈瞬間崩塌,兩只小豬當場就咽了氣。狂風暴雨中,父親一把將我和三弟拖出了門,母親帶著二弟,一家人在無邊的黑夜和風雨中行走,閃電把夜空切割得破碎不堪,雷聲敲得大地渾身顫抖,雨水很快濕透了我們的衣服,大風吹來,整個人身心都透涼了,恐懼像黑夜一樣緊緊的籠罩著我們。慌不擇路跌跌闖闖地走了一段,父親才回過神來,我們應該找個遮風擋雨的去處,然而去哪里呢?家里那間草房肯定是不能回去了,萬一土坯墻坍塌了后果不堪設想。附近又沒有山洞和廟宇那種人人都可以去避難的地方。那個年代,村里家家的住房都很緊張,一家五口人突然借居在哪家都不可能,想來想去,最后決定,父親帶我去奶奶家,母親帶著二弟和三弟去外婆家,畢竟都是親人,危難之際,他們會收留我們。
          大風掀翻屋頂后,連續幾天的陰雨淋壞了糧食,好在墻還站立著,像山里堅強的漢子屹然不倒。為了重建家園,父母到處借錢借糧、借瓦借木材,在鄰里親朋的幫助下,費盡周折將房子重新蓋好。這一次,將屋頂蓋上了瓦片。重新回到家后,我的安全感并沒有增加多少,每逢打雷下雨刮風,特別是聽見大雨敲打瓦片的嚎叫和狂風刮過房頂的怒吼,恐懼就會像潮水一樣襲來,總感到夜空中有一張饑餓的大嘴,會隨時一口吞噬屋頂,就會情不自禁往外跑,等到風雨消停才敢回家。
瓦      房
          隨著我們兄弟仨的漸漸長大,分別讀完中學或小學后,家境無力再支撐我們繼續求學,全部留在家里與貧瘠的土地搏斗,房子窄小的問題就日益凸顯,成了經常扎在我們心尖的芒刺。偶爾,我們和村子的年輕人發生了不愉快的爭執,不管認為自己多么有理,聲音多么響亮,氣勢多么洶涌,只要對方一說:你沖什么沖,房子都只有巴掌大一點,我們立刻就像霜打的茄子,頓時泄了氣。
          經過一段時間的準備后,那年春天,父母決定再建房。我們家計劃修建4間瓦房,墻還是土坯,為防止老鼠掏空和雨水沖刷地基,基腳用石塊砌一米高,屋頂蓋水泥瓦。雖然人均面積不大,但總算是刷新了之前的住房記錄,可以從根本上改善居住條件。從打地基開始,所有工序全部人工進行,我們幾兄弟也投入戰斗,十八九歲的我們,正是青春的大好年華,若是在今天,都還在學校里學習。而我們,則只能將夢想交付給一座房子。砌基腳的石頭是一塊一塊抬來的,打墻的泥巴是一背簍一背簍地背上去的,砂子也是一背簍一背簍地從幾里外的山下背上來的,木材是一根一根從對面的大山上扛來的。由于交通閉塞,最為艱難的是背水泥,全靠人工從山下集鎮上一包一包背上山來。從集鎮到家里,八成以上是陡坡,而且還得從懸崖峭壁上攀爬穿行。背起水泥穿過峭壁時,由于害怕,心里就會緊張,雙腿就顫抖,眼睛不敢往外看,只能側身向內,死死盯住剛好容下雙腳的羊腸小道,小步小步的往前移動,稍有閃失,就會葬身于山谷。由于路途較遠,我們常常是天不亮就出發,帶上幾個煮洋芋,趕到集鎮上背起水泥就往山頂上爬,渴了在路邊喝口山泉水,餓了就吞兩個煮洋芋。一包水泥50公斤重,壓在花樣年華的肩膀上,開始還算輕松,越走越沉,腳在一步一步往大山上挪,肩上的水泥卻像大山一樣將身子骨往下壓,多少次歇下來都想甩掉它,但想想沒有水泥就建不成房,沒有房子就可能娶不上媳婦,沒有媳婦就不能傳宗接代、也不是完美的人生……如此就會孤獨地終老一生,越想越害怕,又強忍著堅持了下來,用汗水一次又一開挖藏在身體深處的能量,將水泥背到家里,已是傍晚,扔掉水泥,癱坐下來,就再也動彈不得。經過四個月的奮斗,手上的老繭掉了又起,肩上的血泡消了又起,背上的皮脫了一層又脫,4間浸透著血汗的瓦房終于站立了起來。
          瓦房相對于茅草屋、牛毛氈,瓦片牢固,不易破損,免去了年年翻蓋的繁瑣,但也有它的弊端,密閉性差,大風吹來,滿屋塵土飛揚。冬天,大雪又會把屋頂封得嚴嚴實實,屋內取暖和做飯的濃煙無法散發,煙霧常常熏得人淚流滿面、兩眼發花。最致命的是,瓦房也無法抗破環性地震,一旦地動山搖,瓦片碎落,土墻坍塌,生命仍然得不到保障。
樓       房
          中學畢業“輟學”以后,我選擇在山里小學代課兼務農,當時代課的工資比較低,每月只有60元。
          2004年秋天,我通過補員考試到一所鄉村小學教書,學校分給我一套兩間位于二樓的住房,這是我第一次住進鋼筋水泥樓房。我將兩個房間認真打掃出來,一間布置為書房兼臥室,另一間布置為廚房兼飯廳,雖不算寬敞,卻也溫暖、溫馨,最重要的是,這一間房子結束我多年來身體和心靈的漂泊,不僅住房安全牢固,而且有了正式穩定的工作,開啟了人生的新旅程。住在樓房里,想想多年來在這安身之處上的波折、奔忙、擔驚受怕,茅屋里的雨水、牛毛氈房頂怒吼的狂風、瓦房里刺骨的寒冬一一在心間翻滾,又統統被深藏進歲月的褶痕,內心的欣喜無以言表。三年半以后,我被調整到鄉鎮上工作,隨后又調進縣城。這期間,我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角色轉變,結婚生子。在通過先后4次租房、5次搬家后,我終于住進了一套屬于自己的安全穩固的房子,多年的夢想終于實現。如今,再次為人父,每次帶著滿過周歲的女兒外出后又回到家門口時,只會牙牙學語的小家伙立刻就高興得手舞足蹈,使我更加明白一個安全的棲身之地、一個穩定的家,對人生的重要意義。
          在此期間,三弟也在輟學后通過自學,考取了正式工作,并且在縣城擁有了屬于自己的房子。二弟外出打工,從一線普工干起,一直做到分廠廠長,后辭職回家,在山下的小鎮上修了樓房,開起了旅館,并將父母接到山下與自己同住。一家人經過多年的艱辛努力,都相繼住進了安全穩固的樓房,再也不必為遮風擋雨而擔驚受怕了。
廣      廈
          再次回到山頂老家的時候,父老鄉親們的瓦房已經全部掀了,他們告別了祖祖輩輩蝸居的土坯房和苦累的土地,搬到山下集鎮上國家為他們修建的安居房里去了,每家一棟兩層甚至兩層以上的小洋樓。近200棟小樓依山而建,連成一片,像一顆明珠鑲嵌在大山間,熠熠生輝,綻放著幸福的光芒。
         在村里閑逛,一位與共和國同齡的老人感慨地說,活了70歲,從未想到會過上今天這么好的日子,住進了安居房,土地也全部退耕還林種了竹子,他家去年竹筍的收入近2萬元,當收購方將厚厚一沓嶄新的人民幣遞到他手里時,他的手是顫抖的,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捧著這么多錢。老人感嘆道,慶幸逢上了好時代,從能記事起,趕上的土地到戶、免交公糧、種地發補貼、最低生活保障、公路進村入戶,再到汽車拖起家具住進安居房,樁樁件件,都是開天辟地第一次。告別了這位老人,繼續在村里漫步,用雙腳去輕輕親吻養育了我近四十年的這方土地,滿山的翠竹正在噌噌往上拔節,大地一片生機盎然,夏風拂過綠意翻騰的竹海,濤聲陣陣涌起,像村莊正在集體歌唱。登上山頂眺望,山河依舊,而天地,早已是另一番景象了。
         胸懷天下、情系蒼生的大詩人杜甫,曾站在被大風摧毀的茅屋前,對著唐代風雨飄搖的江山祈愿:“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!風雨不動安如山。”杜甫可能不會想到,他的這個既樸素又滿懷深情的夙愿,在他所處那個搖搖欲墜的朝代無法實現,在隨后漫長的歲月中,封建、專制、戰火布滿蒼茫時空,夙愿也如同泡影。當歷史的洪流驅著滾滾車輪穿越千余年,駛進新中國、步入新時期、邁向新時代,詩人的這個愿望終于成為現實。
         今天,從農村到城市,萬千廣廈屹立于祖國大地上,成為這個時代最生動的注腳,她護佑的,不只是天下寒士,而是整個中華民族。一幢幢承載著各族人民夢想的幸福家園,不僅能遮風避雨、抗震防災,還是生活品質的一次提升、思想觀念的一場變革,更是人類社會進步的一次飛躍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劉金富

      

審核:殷國慶   責任編輯:李壽英
昭通新聞報料:0870-2158276 昭通新聞網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昭通新聞報料:0870-2158276   昭通新聞網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審核:殷國慶 責任編輯:李壽英
標簽 >> 文學 
   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12开奖结果
    精高策略配资 股票指数基金是什么 十佳股票配资平台 杠杆炒股平台多少钱 荣立通配资 002435长江润发股票 股票融资公司必须在哪里备案 财牛配资 酒鬼酒股票 上证指数怎么算出来的